◆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网络世界 >> 网络文学 >> 正文
永久的悔
2015-12-14 出处: 作者: 编辑:

永久的悔

余庆县他山中学 高一(23)班  周永鸿

小时候的誓言还在耳边,依稀还能望见两个稚弱的身躯竭尽全力,为我撑起了一片蔚蓝的天……

 ——题记

原来总以为家就是最温暖的港湾,至少别人给我的印象就是这样。记得小时候曾问过母亲一个问题:您今年要回过年吗?没想到回应我的却是一阵沉默后的解释。

在记忆的潮流里,我的童年里几乎是找不到父母的影子的。唯一在身边陪伴我一起长大的,也只有奶奶。我从不奢望,也不敢奢望能像别的小孩那样拉着父母的手,活蹦乱跳地哼着歌,向整个世界诉说着甜蜜。有时真的希望他们能在我一回头就能看见的地方,但令人失望的是,我与他们每年只能相见一次,而且时间仅仅只有那么一个月……

时光打马于白驹旁匆匆溜走,转眼间我已是一名高一新生了。匆忙紧凑的学习安排让我与本不多言的父亲更少有交集。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但我总感觉他在过他的,我在另一边过我的。即使每个星期都会通上一两次电话,说上一两句问候的话,父亲也还是保持着他最初的沉默,或是找一个其他什么的理由或一说完,便把电话挂了。父亲一生都在外奔波,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他认为最重要的事情,却在不经意间忽略了我最在乎的。渐渐地,我也学会了试着把我的生活和他的生活分离开,不再寄予任何更高的要求和幻想在这个没有任何感情和思想的:“陌生人”身上,因为失望,所以觉得不值得。

在我的大脑思维里,父亲的形象就这样潦草定格了:冷漠又无情。于是渐渐地将他在心里的位置缩小,排挤在一个阴暗的角落,然后小心谨慎地尘封在记忆深处。任凭他再怎么付出,我也只装做没看见,不知道。不再像以前在家时那么畏惧他,而是放纵自己大胆的与他叫板,接二连三地发生矛盾和冲突,甚至有时候直接在电话里就吵起来了,之后便不听解释,也不由他解释地把电话挂了。而一切在事后又像是风轻云淡,甚至连一句道歉都不留就过去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他无限的包容、纵容,但在我看来正是由于这份博大的爱造就了如今的我。于是青春的叛逆便更加肆无忌惮地勇往直前。

一直以为这样的相处会像旋转木马一样惯性地匀速前进着,毫无悬念,波澜不惊。

一次暑假,父亲竟然打电话叫我去他们那里。这消息就像一根琴弦拨动着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有时候当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时候,会让人感觉不真实。果不其然,当我到了那边才知道所谓的叫我去玩不过就是个骗人的幌子罢。而真正的目的其实是叫我去打暑假工,体验生活。从未接触过,也不明白暑假工是怎么一回事的我,去了才知道打暑假工说白了其实就是打工,只是时间短了点罢。刚去时没发现有什么难的,直到后来我才体会到打工真的很不容易,而且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被限制了,没有一个充实的休息时间,更没有自由可言。一天中午快要下班时,父亲到工厂李面来看我,还跟我说了一些话,叫我下班后到食堂那边去,母亲和妹妹在那边等我。我的泪水终究还是包不住流了出来,就在父亲出门的那一刻顿时我冲进了厕所,不由地大哭起来。或许,此时此刻我才有体会到:他们的苦,他们的累以及他们的不容易;此时此刻,我才知道他们每天所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或者有时连这个都不如……

之后一天,母亲带着妹妹来看我,吃饭时母亲告诉我:“父亲是一个非常老实憨厚的人,所以叫我也别埋怨他为什么不像其他父亲那样对女温柔体贴,更不会为了殷勤讨好而故意逢迎。他只会不违背本心地默默付出,希望我能理解,希望我能看见,纵使我没看见,他也会继续默默地用他认为的方式爱我。因为在他心里,只要认准他爱我就对了,而我爱不爱他在他看来都无所谓,或许只有时间会向我证明着一切吧!

母亲的一番话,让我颇有感触,或许真的是我错了吧!而父亲却一直无限的宽容、纵容。其实父亲的爱从未缺席,只是我误读了这份博大的爱;其实,父亲一直都很爱我,只是我一直都不愿去接受这份姗姗来迟的爱罢了。

所以,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请走开。年少轻狂的我却因此误读了那份遥遥的,傻傻的,不用语言表达父爱。 



本站相关链接:贵州供求业务推广信息贵州游乐文化风土人情贵州房产出售出租贵州三农服务贵州网址大全及发布网络商城163贵州招聘吧
本站招聘栏目:贵州人事招考贵州招聘贵阳招聘毕节招聘遵义招聘铜仁招聘黔东南招聘黔西南招聘黔南招聘安顺招聘六盘水招聘
与以上内容相似相关的:
相关推广